当前位置:主页 > 曾夫人论坛 >

【特写】我在B站当老师

发布日期:2019-08-22 22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今天也要好好学习、多多投食哦。”这是B站UP主葉子先生酱(下称叶子)最喜欢的开场白。每周五和周六晚上,叶子会花一个半小时做直播课。她总会精心打扮一番,有时戴大蝴蝶结,有时夹小熊发卡。

  这位看上去热爱ACG(即动画、漫画、游戏)文化的少女,其实是位日语老师。她在视频弹幕网站哔哩哔哩(下称B站)拥有40.3万粉丝,课程视频总播放量超过734万。

  在以二次元、ACG文化为主导的B站,形成了一股学习风潮。官方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已有1827万人在B站学习,人数是2018年高考学生的2倍。

  B站最早是一个基于兴趣爱好分享的社区,聚集了大量热爱ACG文化的年轻人。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B站月活用户达到1.01亿,日活用户数量3000余万人。其中,18-35岁用户占比达到78%。

  这群用户兴趣颇为广泛,在B站形成约7000多个垂直兴趣圈层,学习类视频也在悄然崛起。从中小学生学科辅导,到外语、考研、考公培训,再到各类软件、乐器、编程语言教程,B站成为不少年轻人获取知识的在线课堂。

  长期“泡”在鬼畜区和电竞直播区的周琳(化名)告诉界面教育,她当初想从自动化专业跨界证券领域时,第一反应就是在B站搜索学习资源。“这里资源很丰富,我已将它当作搜索引擎使用。”她说。

  弹幕文化也给用户的学习体验带来趣味感。在B站上完整套考研政治课的姜杉(化名)称:“一个人上课挺无聊的,时不时有弹幕会调节一下气氛。”弹幕虽然不是B站独创,但姜杉认为B站平台的弹幕更为有趣,评论质量也高。

  这些20岁左右的B站重度用户自发组建了学习社区。他们是观众,也可能摇身一变成为贡献原创内容的学习UP主。

  叶子本就是B站的重度使用者,每天中午会伴着平台里的视频吃饭。2015年叶子从老东家沪江网校离职,凭借在业内积累的人气,她收到不少平台机构抛来的橄榄枝。但机构对签约教师有更新频率、广告宣传上的约束。权衡之下,叶子放弃稳定收入,选择在B站自主运营。“从草根博主做起,更自在些。”叶子说。

  与叶子不同,还在日本留学的UP主Jannchie见齐(下称见齐)并没把在B站教课作为职业,他的“教师生涯”更接近玩票性质。

  见齐在B站上曾陆续学过英语、日语和编程等课程,由此也萌生自己做视频的念头。他的成名作是一则展示百年间世界各国GDP如何演变的数据可视化视频,播放量达89.9万。当时评论区里有不少留言询问他视频的制作过程,见齐索性做起数据可视化和编程语言类的教程。

  在B站上,像叶子和见齐这样的学习类UP主不在少数。除专业教师,如司法考试老师罗翔、中学物理老师李永乐、考研老师张雪峰等外,B站上还涌现出一批“野生教师”,如分享学习经验的ElenaLin_青青、提供学习陪伴(又称Study with me)的Inspirme等。

  据叶子观察,在机构学日语的群体学习目标明确,而点击她视频的用户却很有可能只是随意浏览。由于ACG文化起源于日本,日语相关内容也颇受欢迎,给她的视频带来热度。

  为吸引观众,叶子将课程体系分为基础类、考试类,与兴趣类。前两类的视频内容以干货为主,对日语学习者来说是刚需。而兴趣类视频则着重培养课堂氛围,内容以听歌、看日剧、看动漫学日语等为主。

  视频制作也是叶子想要精进的部分。她的课程主要以直播为主,时长动辄在一个半小时以上。一个做vlog的朋友告诉她:“太长了,坚持看完很难的。”叶子正在学习如何精简视频,让内容更有设计感。

  为留住“闲逛”用户,玩编程的见齐曾想过拍一则“十分钟内写完一个程序”的挑战视频。“短时间内就能写出一套运行的、真正解决一些问题的程序,这对不懂编程的人来说应该会有吸引力。”见齐说。

  但拍摄一则视频背后的考量远不止这些。“十分钟是否太长?”、“观众耐性撑不撑得住?”、“什么类型的程序效果更出彩?”等都是见齐得仔细思考的难点。“我得先做一两期看看观众反馈,如果效果不好,这个系列就得放弃了。”

  粉丝对UP主们的营业状况更为关键,叶子和见齐都建立了自己的粉丝群。见齐称,他的“同好群”里约有400余人,大多关注时事政治、数据可视化及编程语言等。作为群主,他时常会征询大家关于直播时间、视频主题等内容的意见。

  叶子的粉丝群则更像是答疑小组。按照日语学习阶段的不同,叶子将粉丝分成不同的班级,便于答疑,同时也方便大家交流学习经验、分享资料。

  目前,见齐和叶子都独自运营着账号,从设计课程、编写教案、录制及剪辑视频,到后续宣传、和粉丝互动等,都需要他们独立完成。六个彩网址,“以后可能会考虑找一个合伙人,让他负责运营和管理,我专心做内容。“叶子设想。

  叶子开办了一家淘宝店,售卖日语课程视频。店内销量最好的商品是已全部在B站公开的标日初级课程。“看了之前B站上的课程,受用良多,前来补票。”很多买家抱着回馈叶子的免费课程而来。此外,店内还有中高级付费视频课程,学生在B站免费试听前两节,后再引流入淘宝店购买全套课程。

  淘宝店是叶子的主要收入来源,她告诉界面教育,现在收入比在机构任教时有所改观。据某招聘网站显示,有3-5年工作经验的日语老师月收入约在1-2万元之间。

  此外,UP主的个人界面设置了“充电”按钮,可直接为UP主打赏。据见齐的个人经验,会为UP主充电的人极少,他一年获得的充电收入约为1700余元。

  用户为原创视频付费的习惯并未形成,但UP主的付出依然被B站平台方肯定。对播放量可观的UP主,B站提供创作激励计划,按照播放量、收藏量、点赞量为UP主提供补贴。

  在一年时间里,见齐共获得来自B站的激励金2万余元。博主“Kat and Sid”曾在视频中表示,每一万播放量大约可得到来自B站40元的奖励,一年约有2万余元,同样的视频在今日头条和微信公众号上获得的奖励约在1.2万元左右。

  不过,每年1-2万的激励奖金并不算大,对UP主而言更像是红包。与平台签约才意味着更稳定的收入来源。

  随着大量学习类UP主入驻B站,B站的学习氛围逐渐自下而上地影响到官方决策。2017年,该平台成立了UP主运营部门,并建立一套UP主培训与激励体系。在商业端层面,针对不同层级的UP主实行差异化运营,如扶持新人UP主的“新星计划”、侧重内容化扶持的“高能联盟”等。

  见齐目前是“高能联盟”中的一员,他与平台方需要签署创作协议,协议会根据不同UP主的特点来决定。进入联盟后,B站对UP主的直播时长、内容创作等方面有一定要求,也会派发广告赞助的任务,但相应地,UP主也能得到劳务报酬。

  姜杉坦言,自己在B站上看的教程是被“搬运”而来,本身是其他机构的付费课程。“但在B站上可以找得到资源。”他说道。周琳也告诉界面教育,六合免费四肖她在搜索证券从业资格考试的相关教程时,也看到了不少“搬运”视频。

  对此,B站官方在给界面教育的回应函中表示,他们高度重视版权问题,用户也可通过页面上的举报按钮或投诉邮箱反映,平台也会通过多种方式引导教育UP主以合规方式来避免版权风险。

  根据平台提供的“单条视频每20%进度下的剩余用户量”,见齐发现,大部分视频的完整观看率并不算高。“一个视频能有1/4的人看到最后就不错了。很多人收藏完就当作自己已看。”见齐说。

  单个视频尚且如此,能坚持上完系列课程的用户数量更少。以叶子的标日初级精讲课程为例,首集视频播放量为百万级,而第二集播放量锐减为14.2万,此后集数播放量为1-4万不等。

  同类的在线学习课程MOOC也常年被完成率低下的问题困扰。据多知网2013年报道,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生对在线学习网站Coursea上的16门课程课程完成率进行统计,只有4%的人真正完成了课程学习。

  随机点开、随缘放弃的用户也使得初级课程远比中高级课程受欢迎。叶子表示,她的中高级课程的播放量与初级课程相比,会明显减少。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学习太高深的东西还是会认认真真报个班吧。”见齐说。拥有长期教学经验的叶子非常理解,语言学习往往会经历“先易后难”的过程,很多学生在遇到学习门槛时就容易放弃。

  但对叶子而言,是否能用B站给高级课程的售卖引流倒成为其次。相比于高阶课程的学生,叶子更喜欢教授从入门到中级的学生。最近,她连发了三期“听歌学日语”的视频,播放量在2万至5万之间,略高于其它内容。在评论区,初、中级学生热烈地评论道:“听歌真的能帮我背单词。”

  粉丝提议也给叶子继续做下去的动力:“希望能抓住这批刚刚比较感兴趣的学生,让他们不要半途而废、顺利过渡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