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曾夫人论坛 >

一个精神病人的治疗账本:身边就像住着头野兽

发布日期:2019-08-06 06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记者随后走访部分精神病医院和患者家属了解到,精神病医保报销比例仍比较低,最终能报销的费用只占全部治疗费用的四至五成,且很多副作用小的进口药品都不能报销,精神病一个治疗周期一个月不到就要花费1万~2万元。

  对多数家庭来说,家中有一个精神病人,整个家庭都会被拖垮,尤其是那些独生子女家庭,唯一的孩子患上精神病,更是让整个家庭失去希望。

  由于治疗成本偏高,加上社会偏见,仅四成精神病人接受治疗,大量精神病人散落在民间,成为“定时炸弹”。

  “没有希望,你知道吗?花一万元治好他,出院一个多月又恢复原样,想死的心都不能有?”今年58岁的王利民满脸疲惫。作为一名精神病患者的父母,他们多次被儿子赶到楼下和医院的长椅上过夜,到处给儿子善后。但漫长的求医过程,让亲情越来越远,朋友越来越少,连邻居都搬走好几拨,如今只剩下这个精神病患儿。

  2000年春,王利民发现上初一的儿子王喆有些异常,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,目光呆滞。老师反映王喆在学校课堂上经常大喊大叫,也很少和同学说线日,王喆的班主任怒气冲冲地给王利民打电话,说王喆用椅子把一名同学打成骨折,让王利民来学校把儿子领走。最终,16岁的王喆不用负刑事责任,但王利民却赔偿了对方5000元医疗费。他和妻子把儿子送到3家医院检查,有医院说是双向人格障碍,有医院说是重度精神分裂。两口子不得不面对他们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,唯一的儿子得了精神病。

  说起儿子的病,王利民对全国各医院精神科如数家珍,能报出各家精神科主治医生的名字,甚至连哪家医院疗效比较好都一清二楚。

  从2005年开始,王喆病情加重,每次病发就像一头失控的野兽,把自己关在房间,疯狂打砸。彩电、洗衣机等家当不知被砸烂多少,每次精神病发就把父母赶出家门。有时,老两口半夜被儿子赶出家门,只好在楼下长椅上躺一晚。

  “你能想象被儿子拿着菜刀追赶是什么感觉吗?你只能拿一块砧板挡着,还不能跑太远,不能抛弃他。跑太远的话怕他会自残,比如,拿菜刀割自己的手,最终受害的还是老两口。”母亲陈小丽边说边指着自己额头上一条约5厘米长的伤疤,那是儿子春节期间向她要钱她没给,被儿子拿烟灰缸砸的。

  这个三口之家,同居一室的夜晚,需要把剪刀、菜刀全都藏起来。即便如此,也不敢睡太死。王利民最怕接到陌生电话,基本上每次接到电话,都是儿子在外面又闯祸了,不是把人家的水果摊掀了,就是把人家的饭馆砸了。

  王利民想把儿子送去精神病院,但王喆很排斥。2006年7月,王利民把儿子骗去广州市脑科医院,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,花了两万多元,出院后,王喆跟王利民“算总账”,操起一把椅子把他打得头破血流。

  现在,王利民平均每个月要打三四次110,因为儿子发起病来他控制不了。“他小时候,我和他妈俩人摁着还行,现在我越来越老,他越来越壮,个头比我高,发起病来按都按不住。”

  有一次,王喆发病,在家打砸东西,还拿着一把菜刀,只有陈小丽一个人在家,陈小丽叫邻居帮打110。事后,王利民夫妇带着水果去致谢,对方客气地说,都是邻居,应该的。没想到才过了一个星期,这家人就搬走了。“这几年邻居换了好几拨,我们也过意不去。”

  控制病情必须靠吃药,一天都不能停。国产精神病类药物,一片18元,进口的一片30元,一天要吃3片,一天光吃药就要90元。全广州的药店王利民都跑过,就为能省一点。

  家里5000元买回的电脑,王喆发起病来100元卖了,有时直接把装着剩菜的盘子放在液化气上加热,甚至放火把家里的窗帘点着,遇到这种情况,黄大仙开奖结果黄大仙开奖结果网,夫妻俩只好合力把他绑在沙发上。有一次,王利民刚向亲戚借了5000元放在沙发上,自己起身上了个厕所,出来时,这些钱已经被王喆撕成碎片,看着遍地残屑,王利民欲哭无泪。

  这些年,王利民把亲戚们能借钱的都借遍了,如今仍欠30多万元。亲戚也怕他借钱,都躲着他。“这病基本治不好。”王利民渐渐发现,除了儿子、病友,他们的生活里已一无所有。

  “你知道吗,有时我走在路上,看到两个大人牵着一个孩子的手喜笑颜开地走着,我就特别羡慕他们,我怎么就没有一个这样的孩子呢。有了对比,真是痛心得想大哭一场。难道他(儿子)是上天派来惩罚我们夫妻俩的?”

  据广州市脑科医院院长宁玉萍博士介绍,精神科的发病率达到17%,来接受治疗的却很少,光重度精神病,接受治疗的只有40%。其余均为没有治疗的患者,他们可能仍被关在家中,或者被收容。这可能与治疗费用未纳入医保报销有关。重症精神疾病治疗费用极高,广州的精神疾病中目前只有精神分裂症、抑郁症和老年痴呆症纳入了医保慢性病门诊报销,若住院治疗,报销额度仅为每人每天180元/天,也就是说,一个月不超过5400元。

  对于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,要采取电击等治疗手段,一次花费2000多元,但医保报销额度却很小。报销受限使得医生在选药物时只好选择副作用较大的老药,相比之下,新药疗效较好而副作用较轻,治疗后有利于患者回归社会,周围的人甚至看不出他们患过病。但这些进口药多数不能报销。

  “哪个地方有人砍人了,跳楼了,才想到精神科的重要性了。”她表示,精神病是所有专科医院病种中经济负担最高的,但在整个医保蛋糕中,精神病所占用的资金比例连5%都不到。“病人住院治疗,每天的报销顶多180元,连住宾馆都不够,还要吃药、护理,我们也一直在跟医保部门呼吁,钱太少,根本不够用。我们医院名气大,在全国排第7名,包括很多广东省外的人来就医,起码有50%是外地病人,都是自费的,这弥补了我们医院医疗费用不足的问题,如果全部是医保病人,我们医院早就关门了。”

  陈小丽说,她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。“我最担心的是将来我们不在了他怎么办。我们只有这么一个孩子,一点希望都没有,未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  在广州市脑科医院,像王利民这样因为家中有精神病人而全家被拖垮的家庭不在少数。据广州市脑科医院院长宁玉萍博士介绍,精神病在医院治疗一个星期花费7000元很正常。有些病人发病几十年了,社会功能受损了,必须到医院接受药物治疗,加心理治疗,否则就有暴力行为或自杀倾向。这类病人到医院首先要做MECT(无抽搐电休克治疗),一次800元,5个疗程就是4000元。一些药,如奥氮平,一粒20多元。“前期检查都不能报销,加上心理治疗,7000元还不一定够。”

  据一位医生介绍,当前治疗精神病的药物,国产药和进口药差距很大。比如常见药物氯氮平的副作用就包括白细胞减少、心率快、影响心脏功能、影响血糖、便秘、流口水、嗜睡、肥胖等,这些副作用发生率均较高,要求经常查白细胞。一般人连续吃上3个月,就会看起来目光呆滞。

  另一种药奥氮平也有副作用:困倦、肥胖、肝功高,个别女性患者也会影响月经。这种药10毫克进口的大约55元多,国产的只要15元。而进口药基本上都不在基药范围内,不能报销。

  广东三九脑科医院心理行为科主任王德民也说,住院病人有很多是来自农村甚至是偏远农村,经济困难。家中有精神病人,如果病情持续几年,很多家庭就放弃治疗了。因为病人丧失劳动能力,本身就没有经济来源,家里还要给他安排一个人专门看护,所以,家里有一个精神病人,基本上就会导致这个家庭因病致贫,拖垮这个家庭。

  宁玉萍表示,要缓解精神病患者家庭的负担,最关键是提高住院报销额度。额度不提高,就算纳入更多药物也没用。目前,广州精神病报销比例比很多城市低,深圳250多元/天,广州180元每天。据他估算,这个标准应该提高到300~400元/天,才能让精神病患者家庭负担有所降低。从3月1日起,广州开始试点按次收费,单次1.3万元。

  除报销金额提高之外,列入医保报销的精神病种类也应该扩容。目前,广州市医保对于精神病住院报销有金额限制,一个月限制在5000多元,但重度精神病患者一个治疗周期下来,花费远远不止,多余部分需要自付。再加上当前使用的不少疗效好的药物都是进口的,不能报销。所以,精神病患者每年花费相当大。

  宁玉萍举例说,再普乐是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,而且是目前比较常用的药物。一片是5毫克,将近30元,通常治疗期,一般是3~4片/天,也就是120元。国产的一片10毫克,才十七八元。但国产药副作用较大,不少患者被迫选择进口药。

  宁玉萍表示,一个治疗周期5000多元远远不够。如果病人病情重,短时间内不能出院,那超出医保费用就由医院承担,每年超支费用也成为医院负担。让医院进退两难:要么就是让病人早点出院回家,要么由医院承担费用。宁玉萍表示,重度精神病人最好能由政府兜底,医保全额报销。

  近年来,不少专家呼吁,重度精神病人由国家免费治疗。早在2012年,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分组审议精神卫生法草案时,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陇德就提出,反复肇事肇祸的重型精神病人首要原因是缺乏治疗,特别是贫困患者,为此,要加强对于贫困的重型精神病患者的医疗救护,应对贫困重型精神病患者终身免费治疗。